全国统一咨询热线: 0871-65031475   65031342   证书查询云大官网 |  云南大学干培中心

真正成就你的,是那些至暗时刻的选择

发布时间:【2019-03-05】

商海凯旋,重返校园。

云南大学总裁班,推动企业的联合与发展,促进企业家成长与进步。


学习对于企业管理者来说非常重要,管理者在企业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作为企业的中坚力量,其所负的责任不仅需要先天的禀赋更需后天系统的学习与训练。掌握科学的原理和方法对企业长远的经营与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

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选择存在于两个没那么好的路径、事情或者东西之间,如果一个好一个不好,那就不是选择。

痛苦、犹疑和艰难是人生的常态,真正决定你的,就在于那些艰难的至暗时刻,你选择了一条什么样的路,并且能否坚持走完它。

这5位CEO,他们有的已经打造了庞大的上市公司,有的经营着这个市面上增速最快的公司,是风头无二的独角兽,有的拥有创业者的明星光环,有的则是看准了一个市场空白正在努力拓展着自己的疆域。

感谢这5位企业家,感谢他们向我们证明了,不一定非要选择改变世界,人生也同样有机会成就一个与众不同的自己。

王小川,搜狗创始人兼CEO


“ 为什么是我,而不是别人在做这件事情?

“是我不是别人”带给了我坚持,也带给我创业的激情。

分类导航业务到1999年之后,就有另外一家公司以更顶尖的技术来进行颠覆,就是搜索,在中国就是百度。

搜狗的业务是从2003年开始的,2003年的时候搜狗还没有注册公司,那时只是搜狐旗下打算去拯救下面一个信息业务来组建的小团队。

百度是99年发布的搜索引擎,我们是2004年开始,在当时想做起来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了,毕竟我们比百度晚了5年的时间。

我们知道在创业的时候,是需要相互独立的,不受干扰的组织结构。但我们当时没有自己的投资,没办法召集顶尖的人才,我们也没有自己的猎头,没有自己的市场销售和财政,没有媒体公司,没法孵化团队,如果大家回头去看,会发现搜狗那时的架构并不具有效率。

我们在起步的时候,组织结构体制和业务方向,两个起点都是非常被动的,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能选择坚持去做呢?

并不是我们这个业务当时有多大的优势,而是第一点是我们会挖人才。第二,我对自己有自信心。在2003年启动这个项目的时候,张朝阳找到我们做搜索,当时搜狐情况是三大门户里技术最弱的,其他两家是新浪和网易,搜狐在这里是更会做媒体更会做秀的靠市场导向的公司,03年给我这个项目启动张朝阳就丢了一句话:“小川我们来做搜索引擎吧!”我就一直坚持到了今天。

要保持创业的激情需要坚持,那么如何坚持?我认为我们应该不仅仅对结果有所追求,除了畅想成功带来的回报之外,要看到自己做的事情跟你曾经积累的优势是相结合的,要相信自己跟别人不一样,这样才能坚持走下去。

程维,滴滴出行创始人、董事长


 有50个人拒绝了你,还是要选择相信第51个人。

创业者必须要走一条向上的路。向上的路就意味着你要不断做没做过的事情,面对没有面对过的挑战,所以面对挑战是常态。同时,这也是幸运,有机会改变世界是年轻人最幸运的事。

滴滴可能是中国互联网有史以来融资最多的公司了,但我们也经历过没人相信、都是拒绝的一段时间。

2013年我们融C轮的时候,因为有竞争和其他因素,导致那个时候没有人相信我们。我在中国走了一圈,没有人愿意投资我们。

然后我就去美国,走了两三个城市,甚至都没有多少人愿意见我们,约好的会议都被取消了,纽约答应给offer的投资人以各种理由放弃了,实际上是很失败的。

我记得从纽约去旧金山那天,正好赶上感恩节大堵车,天上下着雪,去机场开了三个小时,严重拥堵导致误机。我改坐凌晨的航班赶到旧金山,只是为了见了一个投资人。但这个投资人后来还取消了行程,我最终也没有见到他,只能无奈回国

当时我的心情很灰暗。公司里的同事很关心地问融资进展怎么样,虽然实际情况非常困难,但也不能说不行,因为大家会失望。所以我还是只能告诉大家没问题,国内还有一些新的投资人有机会。

我天生就是很乐观的人。我觉得只要有一点希望,其实就都是机会。所以我还是选择相信我们做的正确的事,努力到无能为力,上天一定会给你开一扇窗子

结果我们回中国后,见了第一个投资人就搞定了。所以说要永不放弃,不放弃希望,如果有50个人拒绝了你,还是要选择相信第51个人会成功。

滴滴成立只有五年多的时间,但这段旅程就像电影一样,剧情跌宕起伏,充满了太多艰难而重要的选择。第一天我们决定出发,冷启动,激烈竞争多次亮剑,直面政策挑战,坚持独立发展。还包括滴滴的全球化,以及我们的愿景从出行平台变成智能交通的引领者和全球最大的汽车运营商,这意味着我们要进入汽车的产业链中……一路上做了很多关键的选择。

两年前,我们做了一个很重要的选择。笃定不断创造用户价值是滴滴放在第一位的价值观。

我们早期从0到1的阶段是规模驱动的,那个时候是狭路相逢勇者胜,我们必须跑得快。但后来我们很坚定地做了选择,我们必须是用户价值驱动的,眼中盯着用户,思考不断创新提升用户价值,解决问题。

虽然现在还有很多挑战,体系还没有非常成熟,但是情况在一点点地好转,我们走在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上,我觉得这个选择长远看来是决定滴滴命运的。

我相信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多的艰难。最重要的事情还是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怀着自信和感恩的心。就像之前我们面对无数的艰难都走了过来一样,未来的艰难也没有什么不可以面对的,它其实就是让我们变得更强的路上的一些挑战和过程而已。

刘靖康,Insta360联合创始人


 虽然融资几亿,但我卡里只有十万块,我还得重新找工作。

2014年4月,即将大学毕业的我,在网上看到AirPano团队(由俄罗斯摄影爱好者和专家组成)在澳洲上空拍摄的360度全景视频,就被这种方式拍摄到的风景震撼了,我觉得如果用这种方式记录、分享生活会非常有意思。

虽然那个时候我已经创立了围绕清华、交大等名师讲座的“名校直播”APP,做了300多期直播,但是当时团队正式员工连我一起只有两人,其余都是被“忽悠来的”学弟学妹,转型起来也比较容易。转型没过多久,投资商们都来了。2014年5月,我们拿到了IDG、创业邦百万级天使投资。

但看似风光无限的背后,其实困难重重,当时的南京缺少便捷的供应链,许多材料需从淘宝网购,几天方才到货,且到货时材料损坏严重,团队也缺少硬件方面的人才,研发过程真的举步维艰。

还记得,2015年初,团队研发出第一款带三个摄像头的全景相机,我带着相机北上,到北京见投资人。

尴尬的是,正见投资人准备路演时,相机却坏了!当时,不知道怎么坏的!后来才发现是动车太过颠簸,导致相机电路接触不良。此后每次出差,我都会把:电烙铁、热熔胶、螺丝刀带上,随时检查相机状态,一旦出现故障,当即维修。

就这样,拿到A轮融资后,才有了钱将公司迁到深圳,并招到一批硬件方面的人才。但到了深圳,深圳的工厂缺乏全景相机的制作经验,许多工序、工艺,都需要慢慢摸索,量产过程需要供应链管理、配合,存在诸如芯片、镜头部件的适配、散热等细节问题,导致我们产品上线日期一拖再拖。而我们产品上线以后,各地经销商又回应反馈镜头松动等问题。

实际上因为在于产品粘胶剂选用不当,相机发热后胶体变软,导致相机内部松动。但由于内部有风扇,外壳摸起来并不烫,以至生产过程并未察觉。只能为此召回了已发货的一百多台相机。

后来亡羊补牢,随着团队研发经验的积累,供应链的长期配合,我们才终于摸索出一条相对成熟的研发、生产路线,减少了产品质量问题。

如今,虽然融资数亿,更有迅雷、苏宁、Facebook等老大哥罩着,但我依然觉得有危机感。“电子产品公司的生命周期很短,随时可能倒闭。” 一旦公司倒闭,公司所有同事还要重新找工作,公司要是清算,可能还欠供应商钱,虽然融资几亿,但我卡里只有十万块,我还得重新找工作。

但另一方面我觉得,虽然很多上过福布斯的公司后面都倒了,但不影响流星划过夜空时,给这个世界带来的美丽,还有那颗勇敢的心。

郭列,深圳市脸萌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


“ 创业就是一场挣扎。”

创立脸萌的时候,我还是初生牛犊,刚从工作一年的腾讯离开,没人没钱没资源,懵懂中唯一知道的是想做的是一款牛逼的产品,具体是什么,怎么做,都不知道。

得到IDG的天使投资后,就从四个人的小团队开始捣鼓,很快,脸萌的火爆让包括我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登顶App排行榜第一名,接着在海外登顶包括英国在内的十多个国家排行榜,用户过亿。

各种美誉和赞赏蜂拥而来。在最顶峰的时候,我手机上的微信已经无法显示未读消息的数据,取而代之的是:手机隔三五分钟就会有陌生来电,最后耳朵都已经无法正常接听电话,只能任由手机躺在办公桌上抽搐。

在那一年,我出现在包括央视、湖南卫视、人民日报、彭博社、商业周刊等各类媒体重要时段和版面,各种奖项和光环包围着我和团队。团队每天最关注的事情,就是每家媒体说了什么。其实想想,那段时间,每天都对着媒体说同样的话,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提升。

很快,形式就急转直下了,当时由于盈利模式不清晰,用户粘性和留存较差,仅仅几个月后,那些之前把我们抬得很高的媒体上,质疑声开始发酵和蔓延 :“一炮而红,一红就死”、“流星般的应用”、“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脸萌?”脸萌甚至成为了一个见光死和流星现象的代名词,“XX会不会是下一个脸萌?”已经成了媒体们的标准句式。不仅仅是团队,连投资我们的IDG和光速都被同行围观和调侃,“你们投资了一个网红,现在钱全打水漂了吧?”。

脸萌的成功给我和团队带来巨大的名誉,但没想到的也带来了诸多后遗症。其中一点就是招聘,在脸萌爆红之后,招聘成了最大难度的事,很多人担心这个产品能维持多久。我们得耐心给对方解释新产品Faceu要做的是什么事。很多人直接拒绝了,担心爆红之后的团队能不能做成第二件事。即使有人愿意谈谈,等我辛苦赶过去,才发现原来对方不过是想看看做出脸萌的人到底是啥样的。

同样的,脸萌的爆红甚至没有给我带来任何财务上的改观,A轮融资后,我没有做任何变现。向女友求婚后,才发现自己能够支配的存款已经屈指可数。

选择第二次创业做FACEU的时候,创业孤独感更强了,在Faceu的产品规划会议上,我壮着胆子对团队的人说,“我们的目标是把Faceu做到摄影类排行榜第一名,甚至是总榜第一名”,但是,参加会议的人,给的第一句回应是三个字,“不可能”。

有一天加班到凌晨,突然觉得一阵头晕和心悸,我觉得自己快不行了,赶紧让同事打了120 。躺在救护车上,我会想要是死了,父母、创业的兄弟、女朋友怎么办?不过,转念一想,如果真的因为创业挂了,也许我会最后上一次头条。还好只是虚惊一场,医生唯一的嘱咐是别太焦虑,学会放松。也就是在那个晚上,Faceu登录APP排行总榜第一位。

米雯娟,VIPKID创始人兼CEO


“ 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选择相信自己。

创业以来,我最艰难的选择是在起步的时候坚持了下来。

那是2014年,市场上没有人相信1对1直播的在线英语教学模式,更不用说针对儿童的了。不管是用户,还是合作伙伴,以及投资人,完全没有人相信这个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选择相信自己,坚持下来。

我们的前20个老师都是我自己一个一个“磨”进来的,学生也是在朋友圈里一个一个招的,然后要做很多努力,把这个大家都不看好的产品模式搭建起来。

说服北美老师加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北美的老师对在线怎么教这件事完全没有概念,他们会担心自己不会中文怎么教中国的小朋友,以及时差等问题。

所以我那时候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在skype上说服老师,跟他们说,我们来负责做好内容,他们只需要跟孩子多用表情、肢体语言沟通就好。

说服家长报名也很难。我们最开始的几个学生都是投资人的小孩,七拼八凑好不容易招了四个,才开始了第一期的实验班的课程。

直到有一天,我们有一个学生家长是网络红人,她在微博上发了孩子的学习的经历,粉丝全在问这是什么课,怎么报名?我们才开始真正获得增长。在那之前招生是非常艰难的。

但与此同时,我也很庆幸通过创业认识了一群有教育梦想的伙伴,大家一起做着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所以我相信,在教育的事业上我们能够越走越远。


终身学习平台,事业成功伙伴!——云大总裁班

招生咨询

电话:0871-65031475 

传真:0871-65033017


资料下载

EMBA项目手册

金融EMBA项目手册

阅读工具下载